即使处于特殊时期,生活还在继续,甚至生活的琐碎被放大了,变得更加看得见摸得着,以致改变着我们原有的成见。

以前,我们说起油盐酱醋总是漫不经心的,可现在不一样了,原先的家庭分工都被打破了,不再由一个人承担,而是全家老少齐上阵。封控期的团购群真是瞬息万变,稍稍不留意,一个信息便错过了,要知道,如今错过的信息不是可有可无的新片发布,而是实实在在的“生活物资”,是一包盐、一棵卷心菜、一盒鸡蛋,乃至一卷手纸。为防止“干扰”,我家启用了一部“专用手机”,家人轮流盯屏幕,看着团购群里像海水那样迅速涌来又迅速退去的每条信息,一见到需要的立马扑上去接龙。早上6时、凌晨12时的抢菜也排出了值班表,当班者必须克服平日里的散漫慵懒,要以高度的自觉提前设好闹钟,提前把想买的物品放进“购物车”里,只等“开盘”时那一秒钟的奋力冲刺。确实,我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直接地参与生活的琐碎。

有段子说,有人在网上询问,发了芽的土豆可不可以吃,回答是,如果你在上海就可以吃。说起来, 中山盛兴股份有限公司这还真不是幽默,我们家也拿到过发了芽的土豆。要是先前,肯定是一扔了之,可现下却很不舍得,拿在手里,反反复复、仔仔细细地查看,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刀削去发芽的部分,最后只剩了小小的一块,但却感到无比的珍贵。我同学的一位邻居,连削去的部分都没扔弃,而是埋在了一只废置的花盆里,不曾想,过了十来天,居然长出了绿油油的叶子,更出人意料的是,又过了十来天,竟至开花了,那有着粉白色的花瓣和蓝紫色的花蕊的花朵开得这般热烈,这般浓郁。我不会插花,可为了保鲜,我找出了家里那只最大的玻璃花瓶,放上水,随后将一把芹菜插在瓶里,看上去郁郁葱葱。其实,很多人这次都做过同样的事,花瓶里插上了各种蔬菜,花盆里则种上了葱姜。我妹妹拍了她自己水发豆芽的视频来,让我跟着步骤学,一整个过程使我对生活的琐碎有了新的认识。

因为我们楼里有了阳性病例,所以“封禁”措施更严了,通知在群里一发,大家居然不约而同地问了一个问题:“垃圾怎么办?”若是在以前,我会觉得这也太过琐碎了,如今才知道这是多么的“严峻”。好在已有周到的考虑,我们被告知每天早上8时前将垃圾放在自家门口,由志愿者帮着收取。我们是老小区,没有电梯,志愿者其实也是小区的居民,不少人都上了年纪,我从门上的猫眼里看着他们吭哧吭哧地爬楼,把一家家的垃圾拎下去,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垃圾的产出,认真地将垃圾装进合规的袋子里,然后把垃圾袋扎紧,细致地检查会否“跑冒滴漏”,并多留出一点攀口以方便提拎。做着这些琐碎事时,内心会掠过一阵特别的涟漪。

生活就是这么琐碎,只不过我们之前非但不当回事,还常生出鄙夷和不耐烦。禁足在家,让我们不得不时时面对这些琐碎,这个时候才发现,生活原本就是由这一堆堆的琐碎组成的,乃至可以称作一地鸡毛,但是,谁能够对此不屑一顾,谁又能够说这琐碎里没有坚韧和顽强。至少我不会再敢嘲笑生活的琐碎,因为我还对生活抱持希望。(简平)

发布于:上海市分享链接AAB



Powered by 唐山海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2 版权所有